成年人反而更要听话。

摘要: 是这样的了。

10-11 08:54 首页 我要WhatYouNeed


英剧《废柴舅舅》里有一个细节,女主角和男主角久别重逢,度过了愉快的一晚。


可是第二天早上,女主角就准备好了不辞而别。因为她知道,这段感情维持下去对谁都不好。


她出门的时候,碰巧遇到了男主的侄子,两个人对视了一下,场面十分尴尬。


她只好解释说,“等你长大了就会明白了。”


侄子说,“我明白,而且这样的事情,让我根本不想长大。”



除了不告而别,还有很多别的瞬间都会让我们萌生不想长大的想法。


奇葩说里,蔡康永说过一句话,“我们那么努力,拼命地想往上游去,为的就是能有更多的选择。”


只是,成长这件事由不得人选择,成年法则给我们什么,我们就要学会什么。


这种感觉真的很差劲,所以会有很多个时刻,我们楞在原地,然后低头陷入无限的反感之中:“做一个成年人,真的好烦啊。”


做关于成年人话题的那篇推送时,Blake 在办公室问了一句,“你们最反感成年的是什么?”


KC脱口而出说,“责任。”


而这个答案,也大量地出现在留言里。



成年人反而更要听话

—— @俪


初三那年的除夕夜,一大家子人在外面定了饭店吃年夜饭。散场的时候已经很晚了,我爸喝得不省人事,好歹拖着他上了出租车。


饭店里我家不远,可他还是没能撑住,在离家几百米的地方吐了出来,没来得及叫司机停车,整个副驾驶都是他的呕吐物,就这么走完了最后的几百米。


到了地方之后司机理所当然地要赔偿,我爸早就下了车晃晃悠悠地往家走了。


我妈脱下自己新买的外套给司机擦车,马上就要哭出来的样子。然后一扭头看到我爸快要摔在路边了,就让我留下,她先去把我爸送上楼。


车停在一个加油站旁边,没有人上班。很远的地方有几声响动,随之而来的是零星的烟火,丑极了。马路上车很少,我站在路边和司机对峙。


想冲回家把我爸打一顿,也想坐在地上哭。


然而我站了一会,说的第一句话是,“两百。”


司机楞了一下,弹弹烟,然后回复我说“五百”。


那天晚上,是我人生中最神奇的划价经历,最后划到了350,但那并不是我的最佳水平。


我打电话给我妈,告诉她带三百块钱下来,特别强调了一下三百,不要多带。


司机看了看我,无奈地笑了一下。


责任是一个和年纪没太大关系的事,你站在那个位置的时候,自然就明白了自己该做什么。责任不讲道理,是成年人世界教给我的第一课。



最近一段时间,很流行一个说法,叫做“社会达尔文”,每个人都在强调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社会。


一个趋势是,那些想要证明自己成熟的人,更多地认为现实、冷酷和实力至上才是唯一出路。


我一直想不明白,为什么社会变成这样了,后来我想通了,因为我们这一代人长大了。


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一直存在,只是,现在终于轮到了我们亲自体验。


一个朋友前段时间选择了休学去创业,飞过大半个中国到了另一个城市。


聊天时他常常和我讲创业过程里的趣事,然后他说了这样一个细节。


当时,他正在准备一个合作项目,做了很多功课,也拿出了自觉能打动对方的创意。但是洽谈的过程总是不太顺利,对方表现出了兴趣可迟迟不肯拍板。


直到有一天聊天时,对方的负责人问他说你多大了,他回答说 21 岁了。然后对方说,“你知道 XXX 的儿子吗,好像跟你一样大,现在都开上奔驰了。”


我以为这是个中年人用落后价值观打击后辈的故事,就问他怎么回复这位中年人。


朋友说,“我当时,并没有说什么。只是不经意地透露给他,我家里也很有钱。只是,我更希望用自己的能力创业。”


然后,那个项目就敲定了。


听到这个故事,我觉得这个社会实在是太黑暗,大家都带着一副势利眼镜在看人。


“不是的。”他跟我解释说,“这是成年人的聊天方式。”



小时候为了一个玩具可以又哭又闹,最后的惩罚最多也就是一顿说教。


因为没有成本,所以我们可以肆无忌惮地表达自己。


但是成年之后就是另一回事了,我们同时拥有了两个人格,一个属于社交一个属于自己。


不管自己的那方面怎么样,或许我们总得学会那一种,“成年人的说话方式。”


明明是不喜欢的人

却要摆好表情和她交往

—— @涵


高一的时候跟一个朋友回家,她家是秦皇岛的,我也刚好想去玩一圈,同行的还有几个同学。


结果到了地方才知道,她爸爸是一个领导,已经为我们安排了全程的陪护和专车。


有两个叔叔,带着我们吃喝玩乐。其中一个胖胖的,长得有点像洪剑涛,所以我们都喊他“班长”。


行程的最后一天,朋友的爸爸请我们吃饭,在一个海边的酒店里。那天晚上我吃了人生中最为丰富和昂贵的海鲜。


席间,朋友的爸爸给我递了一棵烟,我推脱了一下就接过来了。“班长”坐我旁边,偷偷地跟我说,“刚喝完酒不要立即抽烟,对身体不好。” 我点点头就把烟放下了。


可是刚说完,他一抬头刚好迎上领导递给他的烟,笑嘻嘻地接过来点上,开始和领导聊天。


那一刻,我突然感到深深的无力。可能这就是我反感成年的原因之一,你明白了很多诸如“喝酒不抽烟”这样的忠告,却无法去拒绝别人递过来的一支烟。



读者 @水粉画板报 说,“就是看不惯太多这个时代不好的‘大人习惯’所以才想成为大人,把前浪拍死在沙滩上,凭什么我在的世界不能是我喜欢的模样。


这句话是众多留言里,我最喜欢的一句。


人们常常用“初生牛犊不怕虎”来形容年轻人,可语气里多多少少有一些过来人的“睿智感”。


好像成年才值得称颂,少不经事的全是幼稚。


对成为一个成年人的反感,其实大多数并不是对“成年”的反感。就像我们不喜欢责任,实际上也只是讨厌那个,很多时候都负不起责任的自己罢。


烦恼在升级,我们也在升级。


那些反感长大的瞬间,也都是因为我们有了更值得去思考并为之难过的事情出现。


有一条留言给我印象深刻,是一位名叫 @Kinning 的读者写的,只有一句话: 


-“您好小姐您不能点我们的儿童套餐哦”。


是哦,我们已经过了能吃儿童套餐的年纪,已经有了被别人称呼为“您”的距离感了。


但是似乎也不必为此感到伤心,毕竟我们还有更多更多的套餐可以选择。


因为当你为不能吃儿童套餐而失落时,意味着你已经进入了一个更好的餐厅,准备享用更为丰富的生活了。





今日主持人

许无


*作者命中缺麻将


编辑 / Blake Suki Kitty

音乐 / 《毕业旅行》-阿飞西雅

图片 / 《无人知晓》



关注我们,承担责任


首页 - 我要WhatYouNeed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