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晴 | 披温柔铠甲,过快意人生

摘要: 时间见证她的潇洒与叛逆。

10-10 06:58 首页 搞文艺

搞文艺(art-up)原创

作者 | 深圳小许晴


<终于写许晴了>


在前两天刚结束的上海电影节闭幕红毯上,有两个女人最抢眼。

 

一位是身着红裙霸气外露的法国影后于佩尔,另一位便是穿一席粉色礼服压轴出场的金爵评委许晴了。

 


但不同于以往纯粹的温婉甜美,以一头刚柔并济的朋克式背头短发亮相的许晴,这一次多了几分潇洒和叛逆。

 

外界对于许晴形象认知的转变,大概不仅仅是因为短发,而应该是从她出演《老炮儿》里的话匣子开始。

 

在《老炮儿》前,不少人眼中的许晴是那个千娇百媚、柔情似水的美人儿;而在《老炮儿》之后,许晴在风情万种之上,还展现了自己泼辣飒爽、仗义潇洒的隐藏面。

 

用高晓松的话说,她就是一个“北京大飒蜜”

 

许晴在《老炮儿》中饰演霞姨



奇葩大飒蜜

 

这事儿要从《奇葩说》说起。

 

上一季《奇葩说》,许晴顶着一头奶奶灰短发以“小爷”的姿态出现在录制现场,惊艳了众人。但高晓松一点都不意外,他说因为一直以来,自己认识的许晴就是个大飒蜜。



北京大飒蜜,几乎是侠女的同义词。

 

大飒蜜如许晴,在《奇葩说》里关于“闺蜜要我陪她去撕小三,我去还是不去”的议题里,她分享了自己的故事——


当她被告知闺蜜的老公可能出轨,她第一时间把这件事告诉了闺蜜,让她擦亮眼睛躲避危险。

 

很幼稚对不对?很直来直往对不对?很不计后果对不对?

 

可这不就是武侠小说里“侠女”的样子么?侠女们不权衡利弊,只在意情义。

 


一如《笑傲江湖》里的任盈盈,众人俯首的魔教圣姑甘愿为了一个男人独自被困少林寺,只为令狐冲能活命,至于她自己的利弊,还真没进入考虑范畴。

 

在许晴的世界里,没有太多的利弊得失,没有太多的虚头巴脑,有的只是:你是我认定的对象,我得对你好。

 

但这样的简单和纯粹经常会将她置于尴尬的境地,世人的误解总是报她以流言刀枪,但许晴始终以笑涡面对。

 


不过,“侠女”光芒总是掩盖不住的。

 

据说当时拍《老炮儿》时,剧组缺一辆跑车,许晴二话不说就把自己的车从很远的地方弄来,为了配合剧情还把车给喷成了明晃晃的金色,把导演管虎给惊呆了,因为“这就像男人干的事”

 

后来,管虎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提到这事,直夸许晴“特仗义,大大咧咧,不计小事儿,特别飒爽。”


连网友也忍不住夸到:“霞姨不显山露水,也是帅没边了!”

 



以真实应对万变

 

现在的人喜欢卖人设。


人设本身没有错,每个人都有。但如果卖的是一个“假定”的人设,在漫长的真人秀竞技场上,总有一天会崩塌。

 

唯有真实,是最不会崩塌的人设。

 

不论时间走到哪,也不管发型怎么变,许晴始终是许晴。

 


在《花儿与少年》中,许晴真实得令人费解,而她也从不辩解一言。但时间证明了一切,她的真实撕碎了所有谎言。

 

许多人吐槽许晴,恰恰是因为“她活成了我们大多数人梦寐以求的样子”。

 

我特别羡慕许晴至今眼神里保有的纯真,在所有我们可搜集到的视频资料里,她永远是一个含情脉脉的倾听者。

 

对此许晴说:“我会看着对方的眼睛,我的情绪和眼神会跟着对方说的内容而产生变化。”

 


有一双明亮的眼睛,大概是因为拥有一颗不老的心。

 

许晴也说自己幼稚,也说自己不成熟。但有时候,太懂事并不是一件好事,背后也许藏着成长的痛苦和代价。

 

真诚、耿直是一种先天性的幸福,因为被保护的太好,所以保有孩童般的纯真,才能在瞬息万变的世界里做最真实的自己。

 


许晴的真实,投射到表演上,就变成了毫不保留的热爱。

 

在2013年《如梦之梦》上演之时,许晴接受了《杨澜访谈录》的采访。

 

她说:“参演《如梦之梦》需要全部的投入,这期间可能会失去一些所谓的机会,但是在现今这个浮躁的社会里,大家需要静下来,因为热爱,我们才会去做这件事,蛮感动的。” 

 

许晴在舞台剧《如梦之梦》中的表演


正是因为纯粹的热爱,许晴才可以真正让自己投入演出,让角色和艺术一样永恒。

 

上海电影节上,许晴谈及电影的魅力时说:“电影可以保存那些美妙的瞬间,这是电影的神奇魅力,也是做演员的幸福。”

 


披温柔铠甲,过快意人生

 

许晴是一个很独特的女演员,她的作品部部精致,演得了任盈盈,也hold得住宋庆龄,能演大飒蜜,也能挑大梁演八小时的话剧。

 


杨澜曾问她:“从业以来一直是影视演员,你如何有自信去演这样一个八小时的话剧?”

 

许晴说:“不是自信,是来自于他信力,我相信赖导,把自己交给赖导,我是一个死在导演手里的演员。”

 

我一直很推崇许晴这类“融入派”的演员,在面对一个角色的时候会放下自我,把自己变成那个角色,想他所想,痛他所痛。

 

这类演员属于“演什么像什么”,于是大家会看到一个能够号令三山五岳快意恩仇的任盈盈,一个在二战期间德军枪口下展现智慧英勇的中国女人,一个周旋在父子之间有情有义的话匣子……

 


这些原本都不是许晴,却又长成了许晴的一部分。

 

作为一个演员,许晴把自己放在角色之下的自我塑造,既是艺术追求,更是职业精神。毕竟,让角色从自己身体里生长出来,比把角色套在身上难得多。

 

而最真实的许晴,大概就是《金星秀》里面毫不顾忌大谈爱情往事、信仰真爱至上的小女人,是《花儿与少年》里在异国流泪的交流恐惧症姑娘,是《奇葩说》里面对老司机见招拆招的公主陛下,更是那个对生活琐事束手无策但聊起表演两眼放光的女演员——

 

许晴是以上全部,许晴也是这个唯一。

 


不论是对于演艺圈,还是对于这个浮躁的社会,许晴都是具有高级感的存在。

 

这种高级不在于华丽的服装、精致的笑容,而在于她挑战、演绎的那些在时代中摔打的角色,更在于她遵从自己的内心活成了自己想要的样子,身体力行地证明了独立和柔美并不冲突,纯真和成熟并不矛盾。

 

作为一个被时光眷顾的幸运儿,她披着优美温柔的铠甲,却比谁都前卫自主地生活着。

 



 编辑:石头小姐
业务合作 请至后台



首页 - 搞文艺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