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恋虽美好,现实却残酷,我已被伤到体无完肤,无法面对

摘要: 我想笑,是我太宠着他了?我不应该让他走在我身后,享受那已经踩平的路,应该把他拽在身边跟我同踏坎坷的,或许还会因为他承受不了那份痛离我而去还我自由,或许还会因为他也有伤在对我的付出不至于如此轻描淡写……

10-29 17:48 首页 安新在线




因初恋而作


每个人对初恋的定义都有所不相同,毕竟自由恋爱和相亲差之甚远,一个是先有感情再谈相处,一个是先相处才会有感情……不论是感性优先,还是理性先行,或许都有某种特定的意义,谈不上哪种初恋会更舒心释然吧,而我的经历便来自于后者,理性先行后的情感积淀……

  

作为90后,我直到24岁才迫于无奈遇上我先生,应该属于很少有的奇葩了吧,还记得大四那年,我的舍友很开玩笑的问过我一个问题(你是不是不喜欢男生?),当时便把我问魔障了,好半天反应过来后,也很开玩笑的回了句(对呀,我喜欢你)。

  

其实,不是不谈,也不是宁缺毋滥,只是打心底里特别排斥多出一个人限制我的自由,我越发看见同学沉溺在所谓爱情的泡泡里,就越发心里冒冷汗,无法想象自己想去哪哪儿都得报备是个什么别扭的滋味……所以,早早的我便告诉自己,能拖就拖,不能拖就干净利落快,差不多就得了,日久生情,慢慢磨合跟谁都能相处的天长地久。

  

这种心理便造就了现在的这份初恋作,自认为自己非常圣母白莲花的作。

  

相亲流水,我基本不会主动提不行,但我会想着法的把自己往丑里拾到拾到,这样一面之后也就基本都没踪影了,什么内在比在外重要的话都是废话,连在外形象都让人不想跟你沟通,何谈发现内在美,因为各种比赛各种面试的经历,我非常清楚此番理论,当然,基本上也屡试不爽。

  

先生前,其实也有一次相亲没能幸免于难,我本要穿的跟奔丧似的,结果非被家里人按着穿成跟参加晚宴似的,谁让相亲地点安排在我家呢,逃不开家里人魔爪,之后便是我以各种由头希望对方提不行,然而,我都把自己塑造成个毫无主见胸无大志的人了,革命还未成功,再加上各种没有沟通和无效沟通造成的障碍,加上我很气愤有人质疑我自立自强的心,于是直截了当说拉到了,我可不能耽误了人家害了人家。

  

跟先生相亲,纯属我工作刚刚稳定,不再北京南京来回跑了,心情很美丽也很痛快,也做好决定陪守爸妈一辈子,婚姻大事自然变成一个必要产物,被我提上日程,因此,首次见面我没刻意贬低自己的颜值和价值观,第一次挺用心的听他从头说到尾,脑子没神游。

  

当晚回家我就跟家里说,这个大概齐了解差不多,要是男方没什么意见就他了。

  

可想而知吓我爸妈一跳,弄得他们不知道说什么了,准备了一肚子劝我再了解了解的话顶在嗓子眼儿,结结巴巴蹦出一句。

  

不是说特别瘦吗?

  

对呀,特别瘦,那不叫个问题。

  

结结巴巴又蹦一句,他是长得有多好呀,让你一见钟情?

  

长得不咋滴,不过以我的审美观还行。

  

我妈直接说,你别凑活呀,怎么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呀?

  

我不置可否,我就是想不管是谁,既然决定就在家陪伴爸妈了,工作也稳定了,那碰上谁都是缘分,谁让这人出现的时间点很巧呢,能一次性结婚最好,不然多麻烦呀,谁有那么多感情时间浪费。

  

于是,在基本情况了解差不多的情况下,明白了日久生情是什么样子的,以前也有好多人追,但我不给机会,而先生跟我认识没几面后就天天下班来我家,聊天、玩电脑、喝水、吃蛋糕,再聊天,平平淡淡的每天都有一个人出现,占据自己工作以外的生活空间,先是变成习惯,后是有了情感积淀,当再遇到很现实的问题时,我也是先从自身自己家找问题,非常努力的维系这份很适时出现的缘分。

  

还是那句话,只要自己做到足够的宽厚体谅,跟什么人都能相处的来,只要处处站在他人立场为他人着想,亦会得到温暖的回报,只要真心必能换真意。

  

哪怕在订婚结婚的道路上,好多问题已经暴露出来了,我也坚信着只要跟我生活一辈子的人还是那个真诚以待的人,不开心的事忘了便是,任何人之间相处都会有磨合和误会,相信真诚换真诚,日久见人心,认定了就是一辈子,不给自己留后路。

  

这样……我便在作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,时至今日,当我发现自己不是圣母白莲花,我也需要一些真诚以待的时候,我的生活没有阳光了,我坚信只要足够付出就能幸福人生的世界观崩塌了,回想自己因为家庭矛盾导致工作茫然、精神散乱,宁可加班不想回家的日子,突然觉得自己很可怜,为默默培养我的父母亲人不值。

  

我在各种对物质要求清淡的道路上,变成了对自己的轻贱,对父母亲人的不负责,在我选择各种忘记,各种不计较的时候,换来的不是对我宽厚的认可与知足,而是变本加厉对我付出容忍的剥削。

  

最近好累,心虽然看明白怅然了,但真的就是好累。

  

我因享受拥有一个一步到位的人生,忽视了太多荆棘对自己的伤害,其实我可以适当正视荆棘的存在,看到自己伤口的存在,哪怕我仍想继续前行也不至于伤痕累累,我总认为再往前走走,只要自己不喊疼不喊累马上就能没有荆棘没有伤害,可是……

  

我已经被越来越多荆棘摧残的血流不止了,我不再装作不知,我挣扎,可是当我反抗挣扎后,连先生对我的鼓励和温柔都没有了,他站在我身后,不再有人为我擦拭伤口,他收回关爱不承认荆棘划伤了我,告诉我一点点的磕磕绊绊用不着我告诉他,他不信有荆棘,因为他从未受伤。

  

我想笑,是我太宠着他了?我不应该让他走在我身后,享受那已经踩平的路,应该把他拽在身边跟我同踏坎坷的,或许还会因为他承受不了那份痛离我而去还我自由,或许还会因为他也有伤在对我的付出不至于如此轻描淡写。

  

我挣扎了,我让他也承受一次荆棘的撕划,他却疼痛间回到我身后,告诉我,他好疼,能不能心疼心疼他。

  

看到他也有了伤,我心疼,可是他却没看到我怕他受伤,自己已经替他抵挡了太多原本两个人共同面对的千疮百孔,我为了自己的执念,把自己作到了此番地步,荆棘一路踩来,我是真疼。

  

其实,如果在我承受不住时,他能继续安慰鼓励我,为了幸福努力,我会让他站在我身后走一辈子的,流血到最后一刻,涂磊老师有句话说的特别好,(可以什么都不要什么都不计较,但别把对方的付出视而不见,当做理所当然)。

  

回光返照间,我站在原地享受着此时的宁静,我低下自己高昂到作的头,看到了前路遍地荆棘,茂密丛生,我怕了,我不敢看自己身上的伤,亦不敢回头看过往荆棘中自己沾染的血红,但父母亲人静静陪我站在原地,让我的心在充实快乐中疼痛,我看到了他们身上的伤,他们陪我一起默默走来,一直都在,不管我做什么选择他们都在。

  

而我,没力气了,我只想安安静静就这样,站在原地享受阳光,享受我消失已久的乐观朝阳。

  

因初恋而作,不知前路如何。


文:阿Q


选自目前安新在线正在举行的征文《我的生活》,欢迎大家投稿,微信一经选用发布,有一定稿费奖励。点击下面阅读原文投稿。



↓↓↓ 点击"阅读原文 征文报名"   


首页 - 安新在线 的更多文章: